欢迎致电: 4009-518-518 (08:00-21:00)

周小川:数字普惠金融服务将给予结构性信贷政策倾斜等激励机制

时间:2017-03-10 来源:第一财经 金融 作者:王莹 聂伟柱
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今日(3月10日)召开,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答记者问时谈到,从全球来看中国在数字普惠金融方面已经走在前列,但是仍然有较大的发展潜力,需要发挥科技力量,疏通政策制度方面障碍。
2016年全球G20峰会在中国杭州召开,在此次峰会上,发布了由中国参与制定并推动的《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
周小川表示,从普惠金融来讲,G20已经阐述了若干年。全球经济危机后,全球经济发展更多依靠新兴市场,金融服务需要更多惠及大众。“经济复苏的过程中不能只看老牌发达国家,同时应该将资源更多地引导到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面向弱势群体,金融服务应更多向这方面倾斜。”周小川称,目前中国已经在多方面开展基层金融服务,包括农村信用社、三农服务、社区金融服务、支付手段等等。
全球普遍共识认为,对于社区、边远地区的金融服务最有效的办法是利用数字技术网络和移动设备。周小川表示,央行和业界会共同遵循这一服务方向,其中更为重要的是业界,包括传统金融行业,例如银行业、特别是小型金融机构,对此政府和央行层面希望给予一定激励机制。除金融机构外,科技类企业也应遵循该方向提供技术支持,逐步改变贫穷、偏远地区和基层地区的金融服务不足现象。
目前,包括肯尼亚利用手机发展普惠金融等地区的经验已经被关注和借鉴。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表示,在数字普惠金融方面中国已经走在世界前列,当前更多强调在农村边远地区,让广大农民享有存款、贷款、汇款、支付、保险、查询等基本金融服务,让触达边远地区的基本金融服务在扶贫攻坚和改革过程中发挥积极的作用,并且在提供服务过程中注意金融安全,将安全放在首要位置。
G20峰会期间,蚂蚁金服总裁井贤栋曾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业界谈普惠金融多年,但在具体推进过程之中,有几个核心难题很难解决,第一,如何有效地触达更多的用户,覆盖用户的问题,覆盖的成本能否合理且和可持续。第二,信息获取的成本,如何提高信息透明度,降低风险管理的成本。这是两大难题,但今天可以利用数字技术以可持续的方式解决这两个问题。
周小川同时也指出,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和普及尚有较大的潜力。目前,科技力量发挥不充分,仍有较多政策制度方面的障碍,通过改革开放学习全球中普惠金融的先进经验是党中央国务院扶贫攻坚任务的主要内容。“在激励政策方面,其中货币政策中,结构性信贷政策倾斜、扶贫再贷款也会在这个层面给与支持。”周小川说。
此前,在2016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上,易纲层披露了《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的8条内容。分别是:倡导利用数字技术推动普惠金融发展;平衡好数字普惠金融发展中的创新与风险;构建恰当的数字普惠金融法律监管框架;扩展数字金融服务基础设施;采取尽责的数字金融措施保护消费者;重视消费者数字技术知识和金融知识的普及促进数字金融服务的客户身份识别;监测数字普惠金融进展。